儿子也早已长大成人
2019-06-25 18:1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2日晚8点10分,易浩光和侄儿易许军站在庹世发的病床边。志愿者告诉他们,从重庆赶来看望庹老的亲人们已到楼下,很快就上来了。

1938年割草喂牛时被抓壮丁

信是托人写的,当时形势很紧张,满叔怕连累家人。易浩光说,自己记得很清楚,信是1964年写的,当时搞社会教育,庹世发担心书信往来会牵累到彭水县老家的人,便不再与家中联系。

满叔(指庹世发)是我们的恩人,我们非养不可的。易浩光表示,如果庹老愿意留在邵阳,家人会全心全意地照顾好他,让他安享晚年。但易家也表示,将尊重老人自己的选择。

上世纪60年代初期缺少粮食的时候,满叔好不容易找到点吃的,先想到的就是我们兄弟和母亲。他自己要么不吃,要么就去找些树皮、草根充饥。在易浩光印象中,庹世发还曾将他自己穿的解放鞋硬套在易浩光脚上,并用绳子横向将鞋与易浩光的小脚绑紧;而庹世发自己大多数时间都是赤着脚,包括务农耕田。

庹成又拿出父亲的身份证,哭着对庹老说:这是我父亲,跟您长得是一个样子。看到弟弟的照片,庹世发似乎想起了什么,重重地点了两下头。另一名侄儿一边喊大伯一边扶着庹世发坐起来,一名志愿者凑到庹老的耳边大声说:您的侄儿带着亲人们看您来了。

他的义气

接到信后,我打了邵阳警方的电话,对方查了回复说没找到庹长发,现在才知道大伯改名了。庹成说。

那天吃完早饭,我和他一起在他家门口的坝子上赶牛放牛,割草。刘昌良回忆说,当时抓壮丁叫三丁抽一、五丁抽二,专门抓穷人家的孩子。我大哥被抓了壮丁,再未回来过。那天我们害怕被抓走,都躲了起来,可回来后就听说长发被抓走了。

1964年托人给家里写信捎雨靴

28年前,庹成突然收到了来自地址为湖南邵阳第五高级中学署名易东风的来信,信是别人代庹世发所写,我记得信中有一句是非常想念家乡的亲人,信里还有大伯的照片。庹成说,后来搬家,他一直好好保存着大伯的照片。

我们想把伯父接回彭水县老家,最好是医务人员能够陪同。庹成表示,为了寻找伯父,家人曾找过公安机关,甚至一度以为伯父已不在人世。此行过来,是想等伯父身体好转之后接他回家。

10月16日,邵阳县义工联合会副会长尹湘湘从一个同学qq群里听说黄亭市镇有一个参加过抗日的老兵,便把这一情况告诉了邵阳县义工联合会会长夏红。17日,夏红拨打了线索人提供的电话(易浩光的手机),但一直未接通,后来又联系上了庹世发所在黄泥村的村支书。当天下午,在确认基本情况后,夏红等3人来到黄泥村现场调研,得知庹世发是重庆人,已经离家77年。

20日晚,庹世发一直想要拔掉手上输液用的留置针,一边拔一边说:不打针了,我要回家了。易浩光问他要回哪里,庹世发念着回家,回彭水。闹了一阵后,庹世发又说自己想下床走走。他说快要回家了,要把腿脚练灵活点。易浩光只好给他取来双拐。拄上双拐后,庹老围着病床踱来踱去,嘴里不时念着回家。担心老人摔跤,易浩光和易许军一左一右陪着他。

几分钟后,庹世发的两个侄儿带着10名亲人走进病房。侄儿庹成走在最前面,他缓缓走到病床前,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庹成从胸前的口袋里摸出一张斑驳的老照片:大伯,您还认得我吗?我是侄儿庹成啊,这是您给家里寄的照片,已经30多年了。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庹世发似乎还没太反应过来。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站在庹成身后的女眷见此情景,都捂嘴哭了起来。

亲人相见侄子摸出斑驳老照片与大伯相认

从1938年被抓壮丁起,庹世发离开家乡已有77年。他用一生时间坚守承诺,照顾战友妻儿的事迹引起了巨大反响,不少人称庹世发义薄云天。

自1938年被抓壮丁离开家乡,庹世发再次见到亲人,已是77年后。

盼望回家老人两晚没睡着,拄拐杖练腿脚

想着就要见到亲人,庹世发比往常更加兴奋。21日,志愿者给庹老送来了衣服和帽子。庹老换上后高兴得不得了,主动和易浩光讲起了当年在雪峰山打日本鬼子的故事。打了七天七夜,死的人不计其数,一车一车地堆到积木槽里(音)。易浩光说,自己也是第一次听庹老讲这一段历史,满叔对过去的记忆很模糊,可能是他戴上军帽后,勾起了对战争年代的回忆。

(原标题:侄子一进门扑通跪在他床前)

打赤脚把鞋让给孩子

因答应曾经的上司为其照顾妻儿,老家在重庆彭水县的庹世发自1949年起便一直留在湖南邵阳。其间,他曾寄过书信和照片回家,又怕牵累亲人而断了联系。如今,上司的妻子已经过世,儿子也早已长大成人,终身未娶的庹世发老人也萌生了想回老家看看的念头。在志愿者的辗转联系下,庹世发老人终于和重庆的家人得以重聚。

重庆市彭水县黄家镇新家村最年长的刘昌良老人讲述了77年前发生的一幕。庹世发和刘昌良只相差一岁,自幼便很要好。刘昌良说,庹家当时在村里是最苦的,庹父靠给人背罐罐挣钱,庹母手指染疾后,因无钱治疗以至于烂断。刘昌良说,庹世发在村里时的名字是叫庹长(zhǎng)发,不知为何后来改了名。

亲人们探访了十多分钟后,医生提醒,因为老人身体还比较虚弱,需要静养,建议亲人先去吃饭,等庹老的情绪平静一些后再来探视。

大伯,我们找你找得好辛苦啊!第一个走进病房的侄儿庹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把抓过庹世发的手,泣不成声。庹成说,家人希望把伯父庹世发接回彭水县老家赡养,具体时间将视庹老的身体状态而定。

负责照顾庹世发的易浩光告诉记者,因为盼着重庆亲人,盼着回家,满叔(庹世发)已经连续两晚没睡了。

1938年,时年14岁的庹世发在山上割牛草时被抓壮丁。77年里,庹世发曾给家里写过信寄过照片,庹家人也找过警察帮忙寻找庹世发。然而,种种阴差阳错,时至今日才得以亲人重逢。

10月22日晚8点10分左右,在经历了近12个小时之后,12名从重庆市彭水县赶来的亲人终于在邵阳县仁济医院见到了庹世发。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家里收到一封信,大人说是大伯写的,随信还捎带了两双雨靴,直到那时候家里人才知道失踪了二三十年的大伯在湖南。庹成说,由于家里人都不识字,且信上没有留下详细地址,家人无法联络上大伯。

14岁的庹长发被抓走不久,父母相继病故,只留下了七八岁的二弟和两三岁的三弟,两兄弟靠姑姑接济度日长大成人。

易浩光说,为了照顾好易家人,庹世发吃了很多苦。

2015年志愿者牵线找到亲人

志愿者们将搜集到的情况通过微信公众号对外发布。18日,得知情况的湖南老兵之家决定支持,发起圆老兵回乡梦的公益活动。经过湘、渝两地志愿者团队联合寻找,终于将邵阳县的庹世发与庹成一直在寻找的庹长发联系在一起,促成了10月22日这次的寻亲之旅。(记者曾永红实习生杨佳志)

曾寄书信照片回家名字更改阻碍寻亲

21日晚上,庹世发还是睡不着,他躺在病床上,用手不停地在空气中比划着。易浩光问他满叔,你这是在做什么啊?庹世发说,自己在编花篮。原来,在庹世发的老家彭水县,土家族的传统之一就是用各种材料编织花篮。一直到22日凌晨3点钟,庹世发才睡着。

寻亲故事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vj6du.cn等额本金计算器 按月,股票配资平台排名版权所有